阅读:64回复:0

[考古历史]诸暨包村之战:一个村如何抵挡十几万太平军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9-06-24 16:06
浙江诸暨县城东北有个村庄,村民大多为包姓,所以叫做包村。今天,这儿是一片安静祥和的土地。谁也想不到,在清朝末年,这个小村落曾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。当地村民武装前后打退太平军五次进攻,双方死伤数万人。

  “神仙”登场

  1861年,距天京陷落仅剩三年,后人或许想当然以为,此时太平天国气数已尽。但事实上,太平军当时席卷江浙,攻势正盛。1861年秋,李秀成率太平军在浙江攻城略地,九月份相继占领绍兴、诸暨等地,设置地方政权。于是,包村之战的主角包立身,登上了历史舞台。

  包立身只有二十几岁,出身普通农家,大字不识几个,祖上世代居住包村,履历平平无奇。然而包立身却很受乡人尊敬。原来这人文化水平不高,野心倒不小。他自称修仙得道,能预测祸福吉凶,天天焚香打坐,号称上知天象,下知地理。久而久之,在乡里混了个“包神仙”的名头。

诸暨包村之战:一个村如何抵挡十几万太平军

  太平军攻入浙江,在包立身看来,实乃大好时机。太平军占领诸暨不久,他便打出旗帜公然抗拒。包立身搬出一堆“神授”的兵书、宝剑、符箓,轻松拉起一支“东安义军”,杀死太平天国乡官。

  与一般地方团练不同,包立身宣称,起兵目的在于“守包村土地”。他自号“先生”,既不受太平天国控制,也不用清朝年号。包立身宣扬起兵保卫家乡后,归附的乡民数以千计,他们在包村修筑城垒,打造军械。如此高调,自然引来了太平军高层的注意。包村虽小,却无异于一颗打入太平天国战场后方的钉子。驻守绍兴的来王陆顺德,下令派兵剿灭包村。

  六打包村

  这年11月、12月,太平军调动数千兵马,先后两次进攻包村,然而事与愿违,两次“围剿”,头一次中了包村伏兵,第二次也伤亡百余人,居然都被包立身打败。1862年正月,陆顺德亲自出马。他认为,此前失利主要是兵力不足。25日,他先派部将率众两万前来,满以为可将包村一鼓荡平。

  不料,包立身临危不惧,利用太平军不明地形的弱点,再次设下埋伏。太平军兵力雄厚,对敌人掉以轻心,结果遭到伏兵截击,丧亡两千余人,狼狈撤退。接到败报,陆顺德懊恼不已。难道几万天兵打不下一个小村子?忽然他心生一计。两天后,陆顺德率四万大军,利用地形,埋伏在包村附近,另派一百多人杀入包村诱敌,准备诈败将包军引出村子,围而歼之。

  然而,包立身发现来攻的太平军与往常迥异,兵力较少,识破是诱敌之计。太平军被守军斩杀了三十多人,佯装败退,可是敌人却不追来。三次攻打包村接连受挫,太平军白白损失了不少兵力。而在村内,包立身神气十足,他身穿一袭纯白道袍,时而焚香默坐,时而披发仗剑,嘴里喃喃不知念着什么咒语。

  据说,有位“白鹤真人”,曾传授给他兵法和遁甲方术。所以他不仅能算准出战方向,还会用“六丁缩地法”,把敌军大炮搬过来。当地民风迷信,包立身的“神迹”很快传得特别玄乎。周围数百里,都有居民搬到包村避难。许多地主携带资财粮食跑来支持他。

  包立身把部众分为东、安、忠、义四大营,全部穿白衣,剃发以区别太平军。四营首领均为包氏亲族,并设置有文书和后勤机构,俨然建立起一支私人武装。连吃败仗之下,陆顺德试图采取政治攻势,招抚包立身。村民文化程度不高,不太讲“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”这套,结果太平军又赔上了劝降使者。陆顺德一气之下,向杭州等地征集援军,继续攻打包村。与此同时,包立身也和附近民团求援。

诸暨包村之战:一个村如何抵挡十几万太平军

  1862年2、3月,太平军又向包村发动第四次和第五次攻势。包立身率军迎战,被流弹击中负伤,亲军拼命把他救出战场。但在关键时刻,其他民团派来救兵,太平军因而战败,伤亡接近两万。

  这下,太平军众将忍无可忍。主持浙江战场的李秀成堂弟、侍王李世贤,从全省调集人马5月,李世贤、陆顺德等五王亲自统领宁波、杭州、金华等地的十余万精锐太平军,齐集包村。太平军内部甚至传言,甘愿放弃天京也要打破包村,可见他们已执著到何种程度。

  “神话”终结

  包村东面和北面山势险峻,南边则为漫长的缓坡。村众就在这片山坡上,层层叠叠修筑寨墙,抵抗外军。此前他们坚守不出、以逸待劳,是多次击退太平军的关键。

  第六次攻打包村,太平军采用了最稳妥的围困战术。6月,村内粮道、水源全部被切断。而经过此前多次战斗,包村武装已经损失十分之三、四,众寡悬殊,无力突出重围。重围中的包村,状况越来越糟。除本村村民外,村内还有不少逃难来的民众。人口密集加速了物资消耗,食品、房屋严重缺乏,还导致瘟疫横行。

  包村的信仰体系也日渐瓦解。严酷的现实引发人群对“神仙”的怀疑。包立身督促各队长提高警惕,防备劫营,众人仅表面应诺,敷衍了事。不少人口出怨言,还有胆大者指着名字咒骂“包神仙”。

  决战时刻终于迫近。太平军一面用炮击掩护,一面发挥工兵优势,暗中挖掘地道。七月初一,太平军通过地道一举攻入村内,彻底消灭了抵抗势力。包立身下场不明,大约死于乱军之中。

  据清方奏报,全村阵亡男女共约一万四千人。民间传说更加夸张,民国的“包村忠义祠碑”,竟宣称殉难者多达十九万。传言还说,太平军驱使裸女作前队,又用鸡羊狗血盛入喷筒,向村中乱射,才破了“包神仙”的法术。这种说法今天只能当笑话看。太平军最终攻破包村,但已经造成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  就在第六次攻打包村期间(1862年4-7月),左宗棠率军入浙,太平军控制的地区接二连三失守。清军占领宁波、台州等要地的同时,太平军十余万主力却局限于一个小村。因此,太平军打破包村后,也无心在当地驻军或建立政权。次年,浙江太平军全线溃败。包村之战,实乃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。

  包村为何有此惊人战斗力?

  诸暨包村一隅之地,却能同太平军相持九个月,打退其五次进攻,牵制十多万兵马。原因何在?

  首先是包立身集团的高度组织性。包立身本人可能只是个胆大不怕死的神棍,但包氏集团从形式上,和汉末黄巾军、元末红巾军、清代白莲教类同,一脉相承。他们均以乡村民间仪式为基础,打造出宗教雏形,形成信众群聚效应,再构成组织基础,以神明的名义发号施令。

  这一点儿新意也没有,相比之下,洪秀全的拜上帝会多少还吸取了西方因素。可实践证明,在古代中国,下层民众很吃这一套。何况战乱年代,百姓寻求安慰的需求更加迫切。具备独立信仰体系,使包村武装的战斗力,和一般团练产生本质差别。太平军必欲灭之而后快,恐怕也是因为联想到自己的崛起历程。从另一面看,包村之战,也昭示了太平军后期战斗力严重下降。

  从第三次进攻开始,太平军兵力上占绝对优势,但战术素养十分糟糕。第四次、第五次战役,太平军都因遭附近民团夹击失利,足见他们缺乏基本的围城打援意识或能力。

  同年10-11月,在天京会战中,李秀成、李世贤以二十余万大军,未能攻破湘军万人据守的雨花台。这更能说明江南太平军战斗力普遍弱化。“天兵”失去了当年打江山的锐气,天国陨落也就为期不远。

  以宗教信仰团结部众,虽然初期可以强化军队战斗力,但终究不可持久。太平天国和小小“神国”包村,在这一点上,可谓殊途同归。
QQ、微信:1365729171 新浪微博:@学知识
游客

返回顶部